卢铸勋

2019-12-26 19:06


  他被称为没有生产过一片熟茶的“熟茶教父”,却为普洱茶发展奠基了极为重要的贡献。当追溯到上世纪50年代初,从第一片“红汤生普”诞生的那刻起,卢铸勋和他的福华号普洱茶在岁月长河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


  卢铸勋说,“普洱只分生熟,没什么半发酵,传统生茶都是发酵了才称普洱,没发酵的叫青茶,熟茶则完全是纯新工艺,但也不是全无所本”。或许,这就是对普洱茶制作工艺的最合理诠释。


  卢铸勋于1927年出生于广东顺德,家族几代做茶的历史熏陶着他从小对茶的热爱。由于旧社会的急剧动荡,离开故土到澳门做学徒的卢铸勋当时才11岁。澳门地处珠三角沿海,早期是连通海外贸易的主要出海口,从十七世纪荷兰的植民开始慢慢成为了世界上最大的茶叶转口贸易中心。卢铸勋在这里完成了他做茶人生中最宝贵的积累,那就是对早期普洱熟茶的“始祖”--红汤普洱茶的工艺研究。

卢铸勋.jpg


  青年时的卢铸勋


  卢铸勋所在的茶行,便是在当时十分有名的澳门英记茶庄。他的曾祖父曾经在这里经营过普洱茶的生意,卢老先生说。得益于沿海温湿的气候原因,在那个年代里刚做出来的普洱生茶,汤色也蛮深,但要放上六七年,味道更纯和了才出售”,就凭着这些并不清晰的印象和曾经制作红茶的经验,卢铸勋开始研制起来。一个月后,研制获得成功。


  卢铸勋说,“当时每月大约可以生产茶饼三十至五十大件”。一大件是84饼,三十至五十大件,也就是2520至4200个左右的茶饼。这些茶饼,都是生茶。由于独特的工艺,刚刚生产出来时的汤色,就已经是红亮的了。


  新中国成立后由于私商被取缔,那些当时喝惯了红汤普洱茶(生茶)的香港客人实在喝不惯发酵不到位的新滋味,一时间导致了市面上有年份的老滋味茶饼的通货紧缩,像宋聘号、敬昌号、同庆号等价格飞涨,造成市场无货可供的困境。随着香港贸易通货的迅速增长,澳门的转口贸易已无法与香港相提并论。